当前位置:公司首页 > 负面信息处理 > 用什么方式处理网络负面信息最有效

用什么方式处理网络负面信息最有效
2017/12/19 18:22:03

  网络空间作为人类活动的新型场域,其众多的优点为人类带来了福音,但是充斥其中的负面信息也给人类带来了诸多灾难、恐慌与困扰,对各行业、各群体产生了巨大的负面效应,给网络治理与国家治理带来很多的挑战与困境。如何治理好网络空间负面信息已经成为当代中国国家治理的重要课题。因此,研讨网络空间负面信息的治理问题,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与长远价值。

  网络空间各类负面信息对网络治理带来诸多的挑战

  负面信息的概念界定,学术上有一定的争议。笔者认为,网络空间负面信息不应仅仅局限于黄、毒、赌、骗等信息,不能简单将负面信息等同于坏信息,还应包括各类悲剧性事件的信息。网络空间负面信息种类繁多,从属性来划分,网络空间负面信息可以分为政治性负面信息、经济性负面信息、文化类负面信息、社会类负面信息、军事类负面信息等;从地理源头来划分,可以分为国内负面信息、国外负面信息;从网络空间来分类,可以分为政府网站以及各大部门网站与公共空间的负面信息、个人空间的负面信息;从功能视角来划分,可以分为污染性信息与非污染性信息等。

  网络空间各类负面信息对社会、对一个单位、对个体等产生不同的负面影响,为网络治理带来诸多的挑战。从影响的群体范围来看,网络空间负面信息对当代中国社会各个阶层各个群体都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对接触网络最多的大学生群体影响最大;从影响群体的领域来看,网络空间的负面信息对人们生活、学习、工作、交往、家庭等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从影响的地理空间来看,网络空间负面信息对城市、乡村、社区、工厂、医院、学校等有一定的影响。从负面信息对受众群体的影响类别来看,网络婚骗、网络信贷诈骗、网络中奖诈骗等的频频出现,显示出网络负面信息对普通群众的伤害;一些灾难谣言、政治谣言、文化谣言、社会谣言等引发了大众的恐慌与危机,对当代中国政治发展、经济建设、社会建设、文化发展、生态建设、政党建设等都会产生或多或少的负面影响,有些可能是破坏性和灾难性的影响。其中,网络空间以网络谣言为主导的负面信息,具有很大的社会危害性,比如网络空间里发布的地震谣言、政治类谣言等负面信息往往会导致一些群体性恐慌事件。

  网络空间负面信息治理面临的困境

  当前我国正大力推进法治社会建设,全社会的法治环境还没有真正形成,各行业的法治化运行态势还有待强化。当代中国处于现代文明的转型过程,公民的思想素质、文化素质、法治素质、网络素养等处于提升之中。当代中国处于传统文化、西方文化、现代文化的交汇发展之中,影响了现代文化与法治文化在社会大众中的普及。当代中国社会政治经济发展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引发了民众的负面情绪,弱势群体的社会心态以及其他一些不满的心态等,极大影响整个社会心态的健康发展。各级网络主管部门工作人员法治化意识与法治能力仍待提高,网络监管协作协同能力不强,致使网络空间治理的碎片化现象时有发生。

  采用什么方式来治理网络空间负面信息一直是各级主管部门努力探索的问题。当前推进网络治理时,往往注重采用强制性的手段来处理各种网络事件,法治化手段还有待强化。法治手段与行政手段、技术手段、舆论手段之间由于整合协调不强,往往出现各自为政的网络治理状况。这些情况彰显了网络空间负面信息治理的碎片化态势和工具性困境。

  网络空间负面信息种类多、数量大,究竟治理哪些负面信息以及负面信息引发的事件一直是网络空间治理的重要课题。由于各种原因,开展网络治理往往首先关注处理与国家安全、政党执政相关的负面信息治理,对其他影响国民身心健康的负面信息,比如网络谣言、色情信息等治理却显得不足,这些情况彰显了网络空间治理的客体性困境。

  网络空间治理的目标是多方面的,既有国家层面的目标,也有网络媒体本身的目标,还有网络平台单位与个人的目标,这就使得地方政府以及网络主管部门面对太多的目标,承载太多的期待,往往难以同时或者完全实现各个目标。这些情况彰显了网络空间治理的目标性困境。

  适应国家治理现代化发展的新常态,不断提升网络空间负面信息的治理水平

  针对网络空间负面信息传播与影响的现实场域,结合网络空间负面信息治理存在的问题和困境,各级政府及其主管部门应该以国家治理现代化为契机,从现代治理视角出发,把握好网络空间的特性和内在逻辑,努力推动网络社会治理向科学化、民主化和法治化方向发展,将网络空间负面信息的治理纳入常态化和规范化的轨道。

  国家与地方政府应该着力网络舆情的控制与引导,推动网络管理的专业化、标准化、法治化建设。一方面,网络负面信息的处理与应对离不开国家与政府的管理,应对的效果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的公信力建设,因此各级政府应该首先确保自身的各大网络工作平台信息的真实全面,确保公共网络平台文明与科学化发展。要积极通过法治、行政、媒体、伦理道德等手段来做好各大网站的舆情控制与引导,坚决清除网络空间的各种负面信息,尤其是谣言与不健康的信息。另一方面,我国应该积极借鉴西方国家网络管理的成功经验与做法,加大各级网络管理人员的教育培训与专业化建设,加大管理部门及其评估考核督导人员的专业化水平与能力建设,努力提升网络管理的现代化水平与专业化水平。

  网络媒体与网络信息发布者应该着力提升社会公信力,自觉肩负社会责任,做好信息的发布,增强信息的透明度和公信力。网络媒体与网络信息发布者是治理网络空间负面信息的主体力量,理应受到国家与各级政府高度重视。一方面,网络媒体应该强化自身的网络文明、网络安全意识,强化自身的社会责任担当和文化自觉、道德自觉、法治自觉,全力提升对网络空间自我管理自我治理的自觉性,以此全力提升自身的社会公信力。另一方面,网络信息发布者应该树立社会责任意识与文明意识,首先对信息进行审核,严禁污染信息窜入网络空间,把握好网络空间负面信息的源头控制关口。

  大众层面应该提升对网络负面信息的认辨能力与网络文明素养。网络空间负面信息的治理需要网络媒体的管理与规范,需要国家及各级政府部门的网络舆情控制与整治,还需要普通大众的积极参与与介入。一方面普通大众应该积极响应国家开展的各类公民教育活动,尤其是各类科学普及活动,不断提升自己的科学水平与公民素质;另一方面,普通大众务必提升自己参加各类志愿服务活动的自觉性,全力提高自己的社会服务意识,自觉抵制网络空间负面信息的影响,自觉投身网络文明建设。

  总之,网络空间负面信息的治理与应对是个长期的过程,应成为各级政府持续重视的治理课题。网络安全、信息化建设战略的实施与提出以及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全面依法治国为网络空间负面信息的综合治理带来了很好的机遇,也提出了很多的要求。为此,各级政府应该主动适应网络安全和网络文明建设的新要求,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视角出发,积极调动网络媒体、网民参与到网络空间负面信息的治理,充分发挥各种平台和方式强大的治理功能,努力形成网络空间负面信息共治、善治与法治的良好局面。

上一篇:引导网络负面信息 教育企业要懂公关 下一篇:凯迪社区有负面,该如何处理
天猫优惠券